戲言 06 食人魔法~匂宮兄妹之殺戮奇術~
作者︰西尾維新
類型︰輕小說
評分︰

簡介︰
兔吊木事件後,阿伊歸回八月京都的炎熱。受到木賀峰約副教授強烈邀請,雖然先後被紅色制裁哀川潤、劍客淺野美衣子警告,不知道吸收教訓的阿伊不知死活地接受「不死的研究」的一星期打工。打工開始前,阿伊帶同生物學家的春日井春日和徒弟的紫木一姬來到深山研究所作適性測驗時,卻發現即使阿伊眼中看來也不太正常的勻宮理澄也是參加者之一。春日井春日彷彿預知會發生什麼一樣,在到達研究所後沒多久就堅持即使要在深山徒步離開也不想多留在木賀峰的研究所多一秒鐘。阿伊和一姬則留了下來,可是到他們發現有不詳之兆的時候已經太慢了,他們已經回不去了……

讀後感︰

《食人魔法》我認為目前為止是《戲言》的頂峰,是令整個戲言系列迅速轉入白熱化階段,是非常非常非常精美的一篇。阿伊被西尾維新直接冠上了「最惡」之名,令人在意的東西很多,本集西尾所展示的是與《絞首浪漫派》黑暗程度不同的阿伊,阿伊的內心世界比我之前想像中的更複雜更黑暗更混濁,到底「不良製品」的真意是什麼呢?事實上我不認為阿伊的性格上有缺陷,我認為反而是因為太全面、太了解人類,深深理解人類的黑暗面的阿伊,才會這樣喜歡不上人類…吧?

本集新增的人物仍然很有特色!最萌的是極度天然呆的勻宮理澄,也就是封面那位黑髮少女,職業是名偵探卻總是喜怒浮於面這落差點爆可愛的,另外身穿束縛衣頓然讓C.C.女皇整個穿越過來了,可惜是她短短一集就被便當了,紅顏薄命啊!勻宮出夢的食人屬性在某領域大概也是一大萌點,再加上女兒身卻用男生語氣令她的萌度急升,要是她跟哀川潤之戰中沒有被便當的話,今後還繼續活躍的機會很大,不過對手是那個一騎當千的哀川潤的話…生還機會很渺茫哪……唉唉。另外,戲份不多而且被瞬間便當的木賀蜂教授和圓朽葉也挺萌的,至少她們與阿伊的對話都很令人興奮莫名!最後,雖然不是新角色,不過那個護士令人莫名地在意,依照阿伊身邊的人都不是正常人這點來推斷,護士小姐可能是最後破關的重要原素也說不定。

本篇的謎題…嘛,本來《戲言系列》就不是推理小說啦,所以用常理推斷是不行的,而且事到如今,西尾維新的思考方式也大概有個譜了,我本來就對於理澄和出夢是二心同體這一點心存懷疑,雖然在雙重人格方面出夢的解釋貌似很合情合理,包括改變記憶的部份,可是還是有著莫名的違和感。不過最最最讓人覺得驚訝又可惜的是,小姬竟然也被便當!西尾維新你真是太狠了!雖然事實上在前半段小姬爆多的戲份,加上她跟阿伊約定要去旅行那段根本與「回老家結婚」無異,而此時我心中已經有不詳的預感……想不到竟然真的被我料中……對於小姬的死阿伊的反應也是我意料之外的,那個認為所有人類都不過是世界的可替換零件的阿伊,竟然因為小姬的死而大受打擊、一度拒絕承認自己的心情甚至壞掉,這部份其實我看得真的很爽,阿伊首次展現了他是一個活生生、對他人的事有感覺的人!所以我還比較喜歡壞掉時的阿伊呢,平時的他總是用戲言來掩蓋自己的真心,壞掉的他捨棄了戲言、直接率真的不是很可愛嗎?當然用發飆的方式對美衣子撒嬌的部份也很有趣~~

對於《戲言系列》來說推理部份真的不是重要,要說的話那不過是推動劇情發展、增加整體神秘感的手法之一,要是有一刻把本作當成推理小說來看的話你就輸了!至於本集的真正的重點,個人認為就是狐狸先生的登場,本來阿伊覺得狐狸先生跟哀川潤神情相似時我已心感不妙,畢竟阿伊的第六感從來都沒好事,但意料之外的是狐狸先生竟是哀川潤的親生父親。雖然,我知道就算是死色真紅的哀川潤也是有父親的啦,可是想不到竟是不死研究的木賀峰約的恩師、自稱被因果驅逐、擁有「最惡」之名的那個狐狸先生……怎麼說呢…真不愧是哀川潤的生父,真是各方面都比哀川潤還要誇張的一個人呢。

再次的是本集「一體兩面」的主題,除了最強和最弱,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死和不活的探討。西尾的說法可能會被看作歪理,可是我個人覺得也不無道理可言,有時候不死並不等於活著,不過是生命還未被時間消磨殆盡而已。『只是不死,並不代表活著……』現下的人不大多都是這樣嗎?還未死不過是因為連去死的勇氣都沒有。雖然如此,『活著的意義』是由當事人決定的,旁觀並沒有插嘴的權利。

最後一提,玖渚今集的戲份雖少但極度印象深刻,除了是她向阿伊說明『四個世界』之外,她那句『所以咧』的台詞絕對令人背脊發涼。其實總括來說,這種文字暴力也不是第一次了,只是又再次驚覺西尾維新絕妙的文字運用又到達了另一個境界。

本集令人在意的金句滿載,西尾維新的思想真是傑作到疲勞轟炸的程度!各方面來說,《戲言系列》都是需要一讀再讀的作品。

1. 幸福是不幸的偽裝,正義是暴力的反面,戀愛是欺騙的副產品,友情是流血的鏡面,夢想是醜惡的序章。無論命運或必然或因果或因緣或一切的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殘殺希望而編織的具有破壞性的夢話。生存在這個世界絲毫沒有任何價值可言,活著也無可奈何,猶如鏡花水月,人生只剩下絕望。蚯蚓也好螻蟻也好蒼蠅也好,全部全部都終將會死去,成為腐爛的屍體。就算活過又如何。殺人才是一切,除了殺人之外別無選擇。只要眼前有人就把那人給殺掉,只要背後有人也把那人給殺掉,如果身邊沒人就想辦法找人來殺,殺人與被殺彼此吞食。
感言︰真的不得不認同,人生在世就不得不殺其他生物或人,就算不是下手殺人,至少會是將某個人的存在抹殺的程度,也就是說要不把別人當成踏腳石,就會被別人當成踏腳石……

2. 所謂殺戮的恐怖啊……沒有成為殺人者或被殺者其中一方,是無法真正了解的喔。旁觀者往往認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卻遭人攻其不備乘虛而入。
感言︰就算不是戲言旁觀者阿伊,現下的人只是恐怖片看太多似乎已經到了麻木的程度,我撫心自問是沒有厭世到成為殺人者的地步,不,應該是說沒有成為殺人者的勇氣,不過到底被單方面地殺戮是怎樣的感覺呢?其實挺令人在意的。

3. 超越界線的強,就等於超越威脅性,只是純粹的危險而已。一旦強到無可奈何的境界,變成災難般的存在……就已經沒有勝負可言了。套用公平法則來論,要決定勝負,要有輸有贏,首先必須實際上有勝負的存在。『勝』與『負』必須達到公平──換言之,過於危險的存在根本『無法取勝』。
感言︰在我看來,表面上越強的人,其弱點就越是明顯,反之亦然。就如《戲言》中目前最強的紅色制裁,其弱點至少會是太著重義氣,這點很有可能會成為其致命傷,雖然那個人肉體上來說從40樓跳下來也不會死啦,不過我指的是比較心靈上的東西,而且那個人給人的感覺太堅強,反而可能令她連一個可以透露心事的人都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蒲蒲熊貓 的頭像
蒲蒲熊貓

熊貓出沒注意

蒲蒲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