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GOSICK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gosick 02.jpg

一鼓作氣跟隨維多利嘉上了謎之箱庭宴會遊輪的一彌,發現自己對這遊輪的事根本一無所知,漸漸擔憂起來。而維多利嘉卻相反,一臉悠閒地跟其他乘客享用晚餐。不過事實證明一彌的擔心是沒錯的,晚餐的食物中早就被下了安眠藥,一彌、維多利嘉和其他乘客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被關在一間休閒室。而且更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本來晚餐時的乘客人數,加上一彌和維多利嘉一共是11位,可是在他們被下藥醒來後,乘客卻增至12人!也就是說,有人趁他們昏迷混入乘客中,把他們關到休閒室的也極有可能是那個人。

在看到Queen Berry號的模型後,一彌憶起不久前在圖書館看過的怪談……Queen Berry號其實是十年前已沉沒的輪船,死者的靈魂不斷引誘活人上船作為祭品……然後,休閒室突然出現血文字「從那之後已經十年了,時間過得真快,這次輪到你們了!箱子已經準備好了…來吧,野兔啊,奔跑吧!」。知道內情的人馬上慌亂起來,認為自己會被孩子們殺死,欲逃離休閒室時卻在門口被飛刀擲中頭部而死。這時其他乘客認為門口的陷阱已解除,還來不及三思就決定在暴風雨下用救生船逃離,可想而知,救生船一瞬間便被大浪弄翻,救生船上的6個人葬身大海了。維多利嘉冷眼旁觀這一切,令一彌想起相遇之時就像人偶一樣的維多利嘉,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一彌你要墮落成蘿莉控了嗎?)

目前生還的是官員大叔莫利斯、白西裝青年奈德、紅裙少女朱莉、一彌和維多利嘉。回到休閒室的眾人發現休閒室變得破爛不堪,就像在海上浸蝕了數載一般……在維多利嘉的勸導下,莫利斯告說出十年前的事,在1914年,被稱為『野兔』的11個膚色瞳色語言皆不相同的少年少女,在眾位大人的噁心興趣下被迫乘上Queen Berry號。當年莫利斯被上司派去調查才發現,少年少女們因沒法溝通,進而互不信任,最後少年少女因為恐懼他人而互相殘殺。後來船就帶著證據一起沈沒了。今天被召集的乘客都是十年前將少年少女害死的大人們,可是冷靜的維多利嘉就肯定召集者絕不會是少年少女的幽靈,這客輪也不是真正的Queen Berry號,不過是個複製品。然後,維多利嘉就開始發揮偵探本色,解開各種謎題。可是同時,客輪卻開始下沈了,於是眾人一邊盡力避開陷阱,一邊趕往無線電室求救。不料怕死的莫利斯突然發瘋,拿起手槍打算攻擊其他人。從小就被教導武士精神的一彌擋在維多利嘉身上保護她,最後一下槍聲響出,男主角一彌會在第二集就被便當嗎!?

片中莫利斯透露了十年前那11位少年少女是有人生還的,其中一個九成是殺死占卜師的阿拉伯女僕,還有紅裙少女朱莉也絕對是其中一員。

蒲蒲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維多利嘉真是爆可愛!可愛得爆標!可愛得犯規!!(<=對,我詞窮了)本來以為維多利嘉內心就像外表老成、高傲的她,意料之外地在地上滾來滾去、像小孩般生氣、無常識…這種反差太萌了啦XDD……悠木碧聲演金髮蘿莉維多利嘉這個女王角色比起她在上季番的《女僕咖啡廳》中演巨乳女合適多了。而役男主角久城一彌的則是連聽都沒聽過的江口拓也,個人感覺他的聲線跟某名男聲優相似,不過WIKI說他以前只配過路人早乙丙之類的,也就是說他怎樣一躍成為男主角配音仍然是個謎…難道是潛規則潛上來的!?

這個第一集的謎題雖然簡單但題材上不錯,而且貌似亦有必要的伏筆在其中的樣子。 

gosick 01-2.jpg

OP的木筆手繪風我大愛!本來希望本篇也是這種風格,不過是沒什麼可能啦=3=幸好整體作畫質素不錯,不愧是大人氣作品~~

gosick 01-1.jpg

男主角久城一彌就讀於專門培養貴族子弟的聖瑪格麗特學園,卻因為是傳統東方人的黑眼黑髮而被其他西歐學生稱為『春天到達的死神』,所有人都不敢接近他,於是班導賽西爾就建議一彌去看些怪談來作共同話題。在圖書館塔中,一彌發現塔頂有金色的東西在閃閃生光,於是上去察看。沒想到圖書館塔頂竟然是個美麗絕倫的空中花園,一彌在那裡發現一個完美無暇的金髮人偶…就在一彌正在靜心細看時,金髮人偶突然發出聲音。擁有陶瓷般肌膚的金髮人偶竟然是活生生的哥德蘿莉!?這完全是全世界的蘿莉控們夢寐以求的事啊!!蘿莉早就預知『春天到達的死神』一彌的到來,據她的說法,一彌是被選中成為用來驅散她的無聊的碎片之一……

去了請教班導賽西爾後,得知金髮蘿莉的名字是維多利嘉,是一彌的同班同學,於是一彌就被班導賽西爾拜託把一些上課用資料拿給維多利嘉,所以一彌逼不得已要再次去空中花園拜訪維多利嘉。而同時,擁有奇特髮型的警部古雷溫來到了空中花園,吟了一首有關占卜師老婆婆被殺案的詩,表面上是為了詢問一彌的意見,其實是想維多利嘉說出兇手是誰。唅起煙斗的維多利嘉透過古雷溫所說的案法經過,推斷出占卜師老婆婆的阿拉伯女僕是殺人兇手。

因為維多利嘉的原故,古雷溫因為得以破案而立下大功,更得到由占卜師孫女送出的豪華遊艇。知道背後真相的一彌不滿古雷溫把功勞都據為己有,去了警局向古雷溫討回公道,令古雷溫不得不請一彌和維多利嘉在週末參加遊艇之旅作為掩口費,另外,古雷溫亦透露了一點關於維多利嘉外出許可的事,不過這時的一彌並沒有過於深究。

維多利嘉雖然沒有明顯表現出來,不過明眼人應該能發現維多利嘉因為可以外出而感到興奮不已,而且不管是像是搬家一樣打包行李還是坐上火車時的雀躍,都跟一彌最初跟她相遇時的高傲完全不同,令一彌亦情不自禁要戳維多利嘉臉頰!嗚嗚~~好羨慕!我也想戳臉頰~~

到了海邊的遊艇,古雷溫告訴維多利嘉他們占卜師事件中,阿拉伯女僕為了引起全屋人注意而射出的子彈擊中的是鏡子,維多利嘉若有所思地說出了『魔法之鏡』,古雷溫更說阿拉伯女僕在動機上只說了『這是箱子的復仇』這一謎樣的話語。後來,因為古雷溫的下屬帶來了阿拉伯女僕從監牢逃出的消息,古雷溫因而暫時離去。然後,維多利嘉在原本屬於占卜師的遊艇上,發現由箱庭晚宴發出的一封於豪華客船享用晚宴的邀請函。由於占卜師被殺案的各種線索都指向這個晚宴,所以一彌和維多利嘉就拿走邀請函,出席豪華客船的箱庭晚宴。

蒲蒲熊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